樹話

过气甜点造师。
绑文是吹哥(kilakila吹),我爱他。
月光是陈哥(虽冰不冻),hk我命。
唱首情歌吧。

他们恨透了自己失了防备的模样,然而此刻雷狮和安迷修将不堪暴露在对方面前,痛快得仿佛所有的不坚强都是理所应当。
不惧伤痛,不惧背叛,不惧死亡,“可是如果真的得不到理想中的回应的话,也确实挺不甘心的吧。”
他们相拥,呼吸变得合拍,耳侧的一点碎发交织在一起,蹭得脸颊痒痒的,心脏也痒痒的,整个人都被被狂喜冲击得发颤。
我这样荒唐的爱也能被回以如此沉重的幸福吗?
惶恐。

其实是假期里空间看见的那个关于拥抱死亡的片段……觉得挺适合雷安的,不过摸鱼开了个头就没继续了()
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爱自己,也不确定自己对对方的是不是爱,明明这种对另一个人生死的在乎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但还是别扭很久……可爱(靠)

评论(15)

热度(41)